週三. 9 月 30th, 2020

【平潭專刊】平潭紫菜 讓家鄉的炊煙也香甜

討小海、拖網捕魚、出遠海,人們從海裡撈起新鮮的海貨;選擇合適的天氣將海水晾曬,人們得到潔白晶瑩的海鹽;在海裡養殖螃蟹、鮑魚、淡菜、紫菜等海產,大海給予人們慷慨的美味饋贈。
這些「靠海吃海」的不同方式經過幾代傳承,已是海島人民賴以生存的獨特技能。養殖紫菜,在平潭多個鄉鎮有著悠遠的歷史。近日,記者跟隨敖東鎮建民村的紫菜養殖戶來到建民沙堤,直擊紫菜豐收過程。

採摘紫菜忙
採摘紫菜忙

_mak0940

頭水紫菜採收忙
建民沙堤位於建民村西南角,有著「亞洲第一衝擊壩」之稱,綿延近兩公里的沙堤將壯闊的大海一分為二,漲潮時沙堤猶如一彎銀月倒映在海面上。而這裡,也是數十年來,建民村村民主要的紫菜養殖地。
25日上午10點,建民沙堤已經匯聚了數百人,其中不乏從城關專程趕來幫忙採收頭水紫菜的,現場一片靜悄悄地繁忙。
近岸淺海處,一排排竹竿整齊地插入海中。每兩根橫向竹竿與四根縱向竹竿形成的空間,當地人稱之為「台」,1台的長寬分別為3至4米不等。每兩根橫向竹竿之間,有序地綁著許多粗繩,而黑色的紫菜,就附在這些繩子上面。數十台紫菜整齊地向大海深處延綿而去,海風輕拂,這些紫菜就猶如輕飄飄的黑色絲帶般來回擺動,分外壯觀。建民沙堤近岸處起點到盡頭,一排排紫菜烏壓壓望不到頭。
當天,建民村村民老劉帶著家人爭分奪秒地採收紫菜。他說,今天難得大太陽,要趕緊把海裡的紫菜採收上來,再運回村裡的岩石壁上曬乾,否則過了紫菜採收期,紫菜就要爛在海裡了。
紫菜採收也有技巧。老劉的妻子動作麻利,戴著手套的雙手各自抓住繩子的一側,將紫菜撥攏至中間,再使勁一扯,一大把細嫩的紫菜就從繩子上脫落下來。兩條繩子中間放著一個紅色盆子,用來放置採收好的紫菜。等到滿盆,再將紫菜倒入袋子中。忙活了大半個早上,淺海處的紫菜已經採收完畢,再往外一些的紫菜台,海水已經快沒過老劉的腰部。
「我今年養殖了200多台紫菜,不算多,建民村最多的一戶養了1000多台。紫菜早就可以收了,但是今年天氣不好,難得有大太陽,收上來曬不干也不好賣。」老劉說,「現在馬上又要漲潮了,我就擔心剩下的這些收不完。」
老劉說,建民村是平潭養殖紫菜最多最好的村落之一,早在1985年,他在敖東公社學習紫菜養殖,後來就回到村中,開始紫菜養殖,如今已有30年了。

紫菜台
紫菜台
黑色的紫菜附在粗繩上
黑色的紫菜附在粗繩上

為紫菜甘當「守夜人」
差不多能長到15厘米到20多厘米,最為細嫩,吃起來味道最鮮美,營養豐富,也最受歡迎。」劉文忠說,「根據天氣情況,紫菜有時候能採收五六次,今年的情況會少一些,大概三四次,也就是四水紫菜。」
在眾人忙著採收紫菜時,在海灘上等待的村民李大弟引起了我們的注意,在他旁邊的,是陪伴了他二十多年的老黃牛。李大弟並不是紫菜養殖戶,而是受雇於當地紫菜養殖戶,帶自己的牛車前來運紫菜的,這是建民村的一個獨特現象。

牛車載著滿滿的收穫
牛車載著滿滿的收穫

紫菜採收上來之後只能裝袋先放在岸邊,建民沙堤難通車,一不小心車輪就會陷入沙子之中,於是,每逢紫菜豐收季,牛車就成為建民沙堤前往建民村最主要的交通工具。
牛車將紫菜運往建民村的曬場,這裡是另一番熱火朝天的景象。順著路邊的分岔路往上攀爬,高處的一大塊岩石是天然的紫菜曬場,劉木仁一家就在這裡忙開了,曬得半干的紫菜散發著香氣。
「家裡養紫菜很久了,從爺爺那時候就開始。」正午時分,烈日當空,劉木仁和妻子仍在採收紫菜的路上,劉木仁的女兒飯都來不及吃,正爭分奪秒地將紫菜從橙色大桶中撈出,再用力甩在岩石上,她的手已經泡得發白,她說:「這樣可以除去一部分水分,紫菜曬出來的形狀也更好看。」
「頭水紫菜最為珍貴,去年我們也是在這裡曬紫菜,由於是在路邊,無人看管,所以夜晚被偷走很多,非常心疼。」劉木仁的女兒說,「今年,我們家裡人都徹夜守在這兒,防止紫菜被偷。」
「近岸可養殖的空間有限,有些人就只能把紫菜養在海上,這樣的風險更大。颱風來,一台紫菜都可能被吹散。」正在採收的女工介紹說,「不過採收養在海上的紫菜不受漲潮影響,所以採收會更加及時。」
採收紫菜是一個大工程,養殖紫菜的工序也不容小覷。「紫菜育苗是一個漫長又複雜的過程。二三月份開始育苗,用青蛾殼做附苗器,大約到8月下旬才能完成,然後把種苗起出、放到海中,等到正午十二點太陽強烈的時候,將這些青蛾殼拉到船上,再用水來澆,讓它們慢慢鑽出來游在水中,等上一段時間就可把它們吸附在網上,然後運下海去養殖了。」建民村紫菜養殖戶劉文忠同樣有著豐富的養殖經驗,他介紹說。
「紫菜在農曆八月十五之前,即八月初左右下苗。天氣好的時候,農曆八月末九月初就能夠採收,這時候收上來的紫菜就是頭水紫菜。

_mak0870 _mak0889

壇紫菜曾是貢品
「附石生海上時色青,取於之則紫色,其纖者,味尤珍。」民國版《平潭縣志》中如是記載紫菜。
「確切地說,野生的應稱為壇紫菜。平潭南海一帶壇紫菜味道與營養極佳,早年間曾被列為貢品。」平潭文史專家賴民介紹說,「平潭紫菜養殖可以追溯到解放後,歷史悠久。平潭三個地方的紫菜最為出名鮮美,嶼頭島、南中一帶以及敖東鎮的幾個村落。」
「附近村落屬建民村、建新村以及東限洋村的紫菜最佳。」劉文忠介紹說,「建民村約有三分之一的人都是以養殖紫菜作為主要收入來源,只是養殖紫菜特別辛苦又極其危險,養殖紫菜的幾乎都是30歲至40歲的中年人,年輕人沒有回來做這個的。」
據相關專家介紹,壇紫菜沿海地區都有,但是福建平潭的尤為出名,平潭是天然壇紫菜之鄉。壇紫菜在平潭的嶼頭、南海、東庠多地均有分佈,生長於大塊壇石之上,是平潭最獨特的海產品。平潭如今人工養殖的紫菜,採用的即為野生壇紫菜的苗。同時,紫菜富含蛋白質、多糖和維生素,可供食用或藥用。「紫菜,釋名紫軟,煩熱、病癭瘤腳氣者,宜食本品。」《本草綱目》中如是記載。
在平潭,紫菜養殖仍採用最原始的人工采割、手工生產,除了保留自然的香味,更能保證營養成分不流失。「頭水紫菜燉排骨是平潭民間最廣泛的做法,紫菜鮮嫩絲滑,排骨鮮香四溢,出來的湯水味道極為鮮美。此外,還有用紫菜燜豬腳、炊紫菜等不同的吃法。頭水紫菜的銷量極好,遠銷浙江、廣東等多個省份,福安、寧德的收購商也會來平潭,將新鮮紫菜運往各個地方進行烘乾加工再銷往別處。」劉文忠表示。
「家鄉的炊煙也香甜。」頭水紫菜的甜味是平潭家鄉的獨特味道,讓海島居民感恩於大海的饋贈。我們也不應該忘記,頭水紫菜甜味背後,是一群勇敢而勤勞的海島人民。記者 蔡小霞/文 念望舒/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