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11 月 12th, 2019

【閩台走親】閩台對渡

珍惜兩地的「緣」拓展兩地的「誼」
【記者李福生報導】有長年的歷史背景,完整的生活文化記錄,又有紮實的地緣情誼,才能使兩處居民們關係持續流長,這就是「閩台對渡文化節暨海上潑水節」,從2007年首屆舉辦以來,在海峽兩岸受共同肯定的主要原因。

台灣舞獅在開幕式表演
台灣舞獅在開幕式表演

大陸福建地區與台灣之間,人們相互來往之源起,始自何時,史料上似乎無法有明確考據,但可知道的是,在明末清初兩岸來往情況更趨顯著。清朝政府自康熙年間,發現福建民眾為了謀生,偷渡到台灣的情形非常興盛,雖多次嚴定禁令,但抓不勝抓,仍然無法禁止。從清朝乾隆49年(西元1784年),滿清政府有感於民意難阻,於是核定福建蚶江與台灣鹿港為正式對渡的港口,也就是所謂的「正口」,這印證出,長期民間生活文化所累積的情感,是一項多層的「緣」,政府也無法以嚴律規範制止之。

文化節與潑水節活動在蚶江港口舉行热鬧中隱藏歷史意義
文化節與潑水節活動在蚶江港口舉行热鬧中隱藏歷史意義

鹿港與泉州風俗民情類似甚多 有「小泉州」之稱
兩百多年來,鹿港因為有閩台兩地的「地緣近」、「史緣久」、「血緣親」、「文緣同」、「語緣通」之特殊淵源,因此有關生活與文化,舉凡房屋建築格局、宗教信仰習俗、戲劇音樂範疇、工匠藝師巧技,美食茶點品味或琴棋詩書興趣等等,與泉州風俗民情類似甚多,從早年鹿港就有「小泉州」之稱。
兩地文化、經濟、生活的推展、運作與記錄,1660年代之前,大多是由個自家族或行業商號負責,史料蒐集較難。而從清乾隆49年台灣的鹿港與福建蚶江規劃為對渡「正口」之後,來往人員與業務陸續增加,於是漸漸有相關組織因應產生,包括「船隊」、「船頭行」、「郊行」與各行業「商號」等等,經由團隊方式執行共同的業務運作與記載,包括泉州府的「鹿港郊」、「米郊」;鹿港著名的「八郊」,以及文化社團(如詩社等),大多有專人負責,相關資料建立較完整。這種社團組織的資料,對閩台兩地的文化經濟歷史中,都會產生有形、無形的貢獻。

6閩台南管匯唱交誼歡樂滿場
閩台南管匯唱交誼歡樂滿場

雖然咸豐年間之後,鹿港的港口逐漸淤塞,不利船隻進出,加上臺灣割讓給日本,禁止台灣與大陸通航,而接著又是國共對立,使蚶江鹿港對渡不再。也因此使相關「船隊」、「船頭行」、「郊行」與「商號」陸續衰退,甚至消失。但這項兩地的「緣」和「誼」之事實,終歸是一項歷史的軌跡,尤其人民生活、民俗文化等相關史料,仍然值得探討與保存。

閩台文化交流石獅蚶江熱烈歡迎鹿港訪問團
閩台文化交流石獅蚶江熱烈歡迎鹿港訪問團

鹿港文教基金會參加「閩台對渡文化節暨海上潑水節」
進行兩岸文化交流 聯繫兩岸緣份與情誼
鹿港文教基金會董事長王康壽表示,2007年福建省泉州文化局、石獅市政府有意主辦「閩台對渡文化節暨海上潑水節」,邀請鹿港組團參加,鹿港文教基金會董事會深感這項活動的歷史文化意義重大,隨即邀請南管、燈謎、藝文與龍舟隊組團前往石獅參加,雖然是僅有三天活動,來去匆匆,但得到的是多層的意義。董事會及鹿港各界對參與此項活動,分享到「與有榮焉」之感。而後每年鹿港文教基金會選擇多種相關的藝文、民俗活動項目,組團前往石獅參加「閩台對渡文化節暨海上潑水節」,進一步也邀請石獅組團來鹿港交流,兩地情誼倍增。

龍舟競渡是兩岸傳統民俗文化重點活動
龍舟競渡是兩岸傳統民俗文化重點活動

王康壽也表示,鹿港文教基金會為讓更多民眾了解兩地歷史沿革與文化活動,每年將互訪活動影片製作專輯,同時,特請石獅市政府提供歷年活動照片精華與整理歷年照片數百張,在鹿港展現活動盛況,希望能分享兩地民眾,讓此一對渡文化節能更呈現出兩岸文化交流的重要意義。

從族譜進一步認識祖先尋根探源
加強認知閩台關係的情誼和緣份
彰化縣古蹟鹿港丁家古厝協進會長丁禎祥表示,他曾前往晉江陳埭尋根,從族譜進一步認識一下我們這家族是阿拉伯人的後代,以及當年奮鬥的歷程。他回想起2013年北京台灣會館與台灣台南成功大學共同主辦「科舉制度在台灣──台灣進士專題展」要在台南舉辦,承辦人員前來鹿港訪問他,讓他更進一步體認早年閩台關係。

 台灣訪問團對石獅博物館典藏文物甚為喜歡
台灣訪問團對石獅博物館典藏文物甚為喜歡

其中有關先曾祖父丁壽泉清光緒庚辰年(西元1880年)高中進士,欽點廣東即用知縣,雖因侍奉父母之情,懇辭知縣任用,獲欽加同知銜掌教白沙書。這一段科舉歷程,從私塾攻讀,考中秀才、舉人,再經殿試,獲登錄金榜,從台南、福建到北京,路程之遙,時間之長,成為我們子孫的歷史資料與教育典範。也是我們對閩台關係的一次一次情誼和緣份的認知。
前鹿港國際扶輪社社長莊昇平表示,他出生於鹿港、成長於鹿港、又長期居住與鹿港,多年在國內外經營事業,總是一下子從特殊的「鹿港腔」被認出是鹿港人,他以深為自己「鄉音未改」而榮,父祖輩總說這是來自「泉州腔」,讓人有一份「語言」的「根緣」。他說,事實上,鹿港的節慶、普渡的習俗、生活的方式,藝文的推廣,很多是來自閩南,顯示出閩台一家親的事實。

石獅才藝團在鹿港龍舟賽舞台表演
石獅才藝團在鹿港龍舟賽舞台表演
石獅才藝團在鹿港龍舟賽舞台表演
石獅才藝團在鹿港龍舟賽舞台表演

兩岸書法交流日趨熱絡 推廣書法文化
鹿港名書法家吳肇勳表示,2013年10月,透過鹿港天后宮的引薦,中國閩台緣博物館收藏了他的巨幅墨寶,該作品長3公尺,寬1.45公尺,「閩西詩幟飄、韻事入高霄、永定人文秀、龍岩物產饒、茶燈光客邑、靜板恰山謠、大雅隆新運、天聲百代昭」,讚頌福建名勝景點,而在中國閩台緣博物館書法交流現場,他當眾揮毫,書寫對聯「閩台緣一脈,漢墨誼千秋」,氣勢磅薄,贏得熱烈掌聲,透過與大陸書法家的以字會友,成為海峽兩岸文化界的美談。

以文會友書法家吳肇勳現場揮毫
以文會友書法家吳肇勳現場揮毫

吳肇勳也表示,他時常在閩台相關報導的新聞圖檔中,如介紹龍湖的專題報導中,施琅紀念館的入門匾額與對聯、靖海侯府與施姓大宗祠的入門匾額,均可一窺書法之美,同時,在大陸新出土的楚帛、木筒、竹筒與大陸整理新出版的字帖,透過觀察字體造型結構的不同,可呈現出字體的變化,讓人從中習得新意,而海峽兩岸同文同種,透過閩台的報導是可將書法文化藝術廣為流傳。他說,兩岸書法的交流日趨熱絡,如彰化縣書法協會已與北京書法協會在大陸舉辦過聯展,身為一位書法家,他很樂意接受大陸方面的邀展,彼此切磋砥礪,透過兩岸書法家的交流來讓書法藝術的發展更為蓬勃進步。〈相關圖檔由鹿港文教基金會提供〉

閩台對渡文化的探討與感想
文/魏鍾生
2007年端午節福建石獅市蚶江鎮舉辦首屆閩台對渡文化節暨蚶江潑水節,由於史料有確實記載,清乾隆49年(西元1784年),朝廷核准由蚶江與台灣的鹿港可以正式對渡,是所謂的「正口」。為此蚶江鎮特別邀請鹿港文教基金會組團前往參與,做為兩地文化交流。我負責協助團務與聯繫工作,訪問團的團員包括龍舟隊、燈謎與詩書同好等,端午節前往蚶江作為期三天的交誼活動。往後,每年的端午節,我仍然負責秘書連絡作業,有幸都有機會全程參與,也較能了解這項對渡文化的交流意義。

鹿港參訪團激起兩岸文化交流的歡欣
鹿港參訪團激起兩岸文化交流的歡欣
海上潑水節活動熱鬧場面
海上潑水節活動熱鬧場面

首屆參訪行程中對兩地的文風與民風進一步了解之外,也試想探討一些當年「正口」相關文獻。但由於時間匆促,一時也難找到資料,但在參加當地舉行的「海防官署遺址公園」奠基儀式中,看到嘉慶11年(西元1806年)「新建蚶江海防官署碑記」的一座石碑(俗稱對渡碑),雖曾斷裂,但碑文中「蚶江為泉州總口與臺灣之鹿仔港對渡」、「歲甲辰…朝議設正口」等幾個字,讓我們更能確定是在清乾隆49年(甲辰年、西元1784年)所設對渡「正口」,我認為是一項極有價值的史料。
該石碑所以斷裂,或許顯現出早年當地已不太重視它的歷史意義。當與鹿港文教基金會同仁再次前往,看到「海防官署遺址公園」雖經奠基儀式,事過兩年多卻未見動工,石碑立於空曠地,卻未見有較妥善的保護,讓我認為更需要將此碑文記錄下來,給後人更能清楚認識此一碑記的意義。

民俗舞蹈是文化節的重點才藝活動
民俗舞蹈是文化節的重點才藝活動

早年的碑記通常無標點符號,對現代的人確實較難了解,而石碑曾經斷裂,加上石材風化剝落,有些文字已模糊不清。我特別請台北市教育大學教授、曾任語文研究所長的鹿港鄉親施隆民教授協助,施教授曾於2007年首屆閩台對渡文化節時,一起前往蚶江參訪。謝謝他特別撥空細心整理出該碑記全文,並加標點符號,再以白話文翻譯,希望能給年輕的文史工作同好分享。
碑記雖是刻於嘉慶11年,但碑文中,提到「蚶江為泉州總口與臺灣之鹿仔港對渡」、「歲甲辰…朝議設正口」說明了滿清政府在乾隆49年(歲次甲辰、西元1784年)正式核准,選定蚶江與鹿港對渡。所以能成為對渡,可了解西元1784時的兩個港口是良港。而兩個港從早年因港口帶來繁榮,也歷經港口衰退,但從兩地現況來看,兩百多年來似乎也不太一樣。

閩台對渡文化交流開幕式在蚶江港口舉行意義深遠
閩台對渡文化交流開幕式在蚶江港口舉行意義深遠
蔡雨亭校長接受媒體訪問
蔡雨亭校長接受媒體訪問

史料記載,清康熙23年台灣設府後,當初限制大陸船舶人民渡台,僅開台灣府內港,只同意在台灣海岸來往。而後海運功能高,船隻漸增,雍正9年開鹿仔港與其他九個港口,成為島內帽貿易港埠。雖然如此,但由於彰化為產米區,泉漳兩府民食大多由鹿港接濟,未正式通航之前,常有廈門私販由泉州蚶江偷渡來鹿港購米,運回販售,頗有利益,使得私販日增,官方抓不勝抓。

台灣訪問團對石獅博物館典藏文物甚為喜歡
台灣訪問團對石獅博物館典藏文物甚為喜歡

乾隆48年3月7日,福州將軍永德鑑於此,乃奏請設鹿港正口,在其上奏疏文中特別提到,「……奴才於上年兼署福建陸路提督,極力捕緝偷渡人犯,……由泉州之蚶江口偷渡緝獲者,二十餘犯。奴才體訪台地往來海面,其南路台灣鳳山等屬,係鹿耳門出洋,由廈門進口較為便益。至北路諸羅彰化等屬,則由鹿港出洋,從蚶江進口較為便益。若責令慨由鹿耳門出海,其間尚隔旱路數距,不若蚶江一帶進口教近。是以台地北路商販貪便取利,多由此偷渡。以奴才愚見,莫若於鹿港蚶江口一帶,照廈門鹿耳門之例,……聽民自便,則民不犯禁,而奸胥亦無能滋弊……」。顯然當年鹿港與蚶江港交通之便,與港口規模有其特殊功能,加上兩地往返路近水平,深獲商販喜愛。也因此乾隆49年獲清廷詔許福建泉州府晉江縣蚶江與彰化鹿仔港正式設口開渡,並以理番同知兼海防,仍駐彰化。

台灣訪問團參觀石獅博物館
台灣訪問團參觀石獅博物館

鹿港當年的繁榮,帶動民生富裕,使鹿港的街道、民房、寺廟建築、交通、社經環境,均能發展有商圈城鎮格局,到目前仍保存大部份。雖然也曾因港口淤塞沒落幾十年,但在鹿港人堅忍不拔的意念,奮發圖強的鬥志,加上自由經濟的政策下,不管到外地或在家鄉,都是努力以赴,使鹿港陸續有恢復當然繁榮的情景。
反觀蚶江鎮,當年的對渡,在蚶江除了文風興盛(詩書、燈謎雅藝)之外,城鎮的發展似乎沒有多大的繁華效應,或許反而周邊腹地石獅等城市興起。目前蚶江還是漁村景象,讓人有停滯不前的感覺,而石獅市已發展成全國最大「成衣加工區」,熱鬧繁榮可想而知。

漁村樂是一項受歡迎的地方民俗舞蹈
漁村樂是一項受歡迎的地方民俗舞蹈

探討其原因,可能福建地區廣闊,可發展的地方太多,蚶江港衰退後,政府也照顧不了,眾多的人口,仍然留居家鄉,不願也無法到外地就業,因而除保有原有漁村「討海生活」之外,較難有起死回生。發展的區塊,由石獅市取而代之。經濟情況雖然難於改善,但文化卻扎實地保存下來,尤其詩書與燈謎的盛行。看到廟會、喜慶宴席等聚會時,人們把以詩會友,以燈謎同樂,風氣之盛令人讚佩。

鹿港訪問團以玉珍齋名茶點當禮物受到歡迎
鹿港訪問團以玉珍齋名茶點當禮物受到歡迎

閩台對渡文化中,從清朝乾隆49年(西元1784年),滿清政府核定福建蚶江與台灣鹿港「正口」,這是一項「緣」。兩百多年來,經由兩地的「地緣近」、「史緣久」、「血緣親」、「文緣同」、「語緣通」之特殊性,在民間彼此相互來往之下,自然而然地,從兩地文化聚合到紮根,也拓展出無法割捨的「誼」。
如何妥善而適度的珍惜這段「緣」,讓這份「誼」持續發展昇華,我們這一代有其必要性的職責與任務。時間、智慧、能力都將是我們面對的考驗,有賴我們無私的研議與推進。期望能因此增進兩地文化的交流,對兩地的「緣」和「誼」盡一份心力。〈作者為鹿港文教基金會執行長〉

多元化文化交流展出攝影書畫族譜文物顯示出閩台一家親.
多元化文化交流展出攝影書畫族譜文物顯示出閩台一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