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9 月 22nd, 2020

【泉州專刊】文學名家看泉州

日前,《開放與守望——文學名家看泉州》散文集出版,收錄2012年以來發表於各級報刊的名家筆下的泉州佳作53篇,通過名家獨特的視角和如椽大筆展示了泉州深厚的文化底蘊和獨特的魅力。

文學名家 結緣古城

「文章乃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當前,泉州正認真落實「一帶一路」戰略,積極推進「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先行區」的建設,憑借「文都」「海絲」文化重振雄風,備受青睞。近年來,吸引阿來、王巨才、陳應松、葉梅、邱華棟、關仁山、肖克凡、張楚、楊少衡、邵麗等一大批海內外文學名家紛紛走進泉州,以回顧歷史和構建未來為主題,聚焦歷史名人、歷史事件、名勝古跡、風土人情、「海絲」遺存等,展現泉州文化底蘊、人文精神和濃郁的地方特色,並用獨特的視角,或遠景、或全景、或中景、或近景、或特寫,捕捉泉州的鏡頭,呈現泉州歷史與現代、傳統與創新交織的多元文化,留下了諸多內容雋永、意蘊深遠的寶貴篇章,並發表於國內權威報刊。
《開放與守望》由泉州市文聯和泉州文學院編輯;泉州市知名作家戴冠青、郭培明、張明擔任編委,將這些文學名家作品結集出書,以宣傳泉州多元文化和人文精神,重新闡釋這座歷史文化名城的嶄新內涵,從而引導本土與外部的關注、感知泉州的形象個性與優勢,提升城市品牌知名度和美譽度,推動現代化泉州的建設與發展。

%e6%b3%89%e5%b7%9e%e6%96%87%e5%8c%962

文筆激揚 書寫泉州

阿來《海與風的幅面》寫道:十來年前,去過一次泉州。唯一的原因,就是從書上看到這座城市曾經的一個名字「刺桐」。字是中國字,詞是中國詞。但不知為什麼,卻覺得那是一個異國風味十足的名字……終於到達海邊了,去尋訪馬可‧波羅出海處。立在泉州海邊,退潮時分,夕陽西下,有長橋通往煙水迷茫處……恍然看見中國風的福船正在揚帆出海,看見阿拉伯風格的船正在靠岸,水手們正在徐徐地落下一面面風帆。
王巨才《開放與守望——閩行散記》感歎:時至今日,我們在泉州各地,仍能感受到世界幾乎所有宗教和諧共處的融洽氛圍。那些糅合中西文化符號的寺廟、教堂、塔橋、墓園和其他各式風格的建築,無不記載著這個城市「華洋共處、主客同和」的昔日輝煌,彰顯著福建人「海納百川,有容乃大」的恢弘氣度與化育能力。泉州被稱為「世界宗教博物館」,「多元文化展示中心」,「東亞文化之都」,乃是實至名歸,當之無愧。
周曉楓《神的香火,人的煙火》中述說:不同於許多旅遊目的地,寺廟與教堂是以某種證書的實物展品而存在的;泉州的眾神,滲透世間萬象。而且,神的居所如此平易,與人們毗鄰而居,神就住在電器通訊、包裹汽車座椅、數碼沖印、金銀回收的店舖旁邊,住在小客棧和志願獻血屋旁邊,住在五穀雜糧加工點、肉粽湯包店、草藥鋪、食雜攤、茶葉館、冷飲窗口旁邊。神界的香火,和人世的煙火,一起裊裊,升騰。

潘向黎《泉州,泉州》:回泉州了。回故鄉的感覺,首先是聽覺的。耳朵灌進了久違的鄉音,首先竟是微微的刺痛,像塞進了蒼耳一類帶有茸毛軟刺的小球球,刺痛伴隨著微癢,還有酥麻,繼而,轉為一種由弱而強的撫慰……聽到鄉音,才深切明白自己平時的身份或者說處境,原來是一個遊子,在現在生活的城市,再怎麼安居樂業,或者熬成也無風雨也無晴,終究是一個異鄉人。是的,我在上海生活了三十多年,始終是一個異鄉人。
戴小華(馬來西亞)《擁抱多元文化的泉州》難忘泉州之旅:這一趟泉州之行,讓我始料未及的是,不僅滿足了我的口腹之慾,並且在參觀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館內所展示的內容後,我的精神和心靈竟然也得到了洗滌。海外交通史博物館的外形宛如一艘遠航歸來、停靠港灣的雙桅帆船矗立在東湖之畔。(記者陳智勇 文/圖)%e4%b8%96%e7%95%8c%e8%af%ad

亞洲世界語大會在泉州舉行

第八屆亞洲世界語大會暨第五屆國際世界語教師協會東亞研討會近日在泉州開幕,主題為「網絡時代世界語在亞洲合作中的作用」。來自日本、韓國、蒙古、越南、荷蘭、冰島等22個國家和地區的278名代表參會。
開幕式上,與會代表紛紛表示,各國的世界語者應該積極行動起來,發揮好各個世界語組織的作用,為區域間的經濟、文化和社會的發展牽線搭橋,為推進「一帶一路」建設貢獻力量;同時,要著力培養世界語接班人,壯大世界語傳播者隊伍,使世界語薪火相傳,為世界語運動的發展提供源源不斷的動力。大會期間,與會代表將圍繞世界語運動在亞洲的發展、網絡時代世界語組織間的合作與交往、網絡時代世界語教學的特點及發展機遇等展開研討。
據悉,世界語是1887年由波蘭醫生柴門霍夫博士創立的以平等中立為目的的國際輔助語,在150多個國家和地區都有使用者。在「一帶一路」沿線的65個國家和地區中,世界語組織活躍在其中的50個國家和地區。世界語自誕生之日起就天生具有跨地域、跨種族、跨宗教、跨意識形態的和平語言之特點,因此,在128年的發展歷程中,世界語在文化交流、經貿往來和人類社會進步等方面作出了傑出貢獻。

%e5%94%90%e4%b8%89%e8%97%8f%e8%88%87%e7%8c%b4%e8%a1%8c%e8%80%85
唐三藏與猴行者
東西塔,西遊緣 東塔也有猴行者
%e6%9d%b1%e5%a1%94%e7%ac%ac%e4%ba%8c%e5%b1%a4
東塔第二層

萌版「猴行者」 緊挨唐三藏
明代吳承恩《西遊記》未出爐,泉州開元寺東西塔上的南宋浮雕就已顯現西遊記人物。記者研究並印證,西塔第四層,彙集了寶相莊嚴的男相觀音,光頭大耳唐三藏,持大刀猴行者,以及幻化成取經龍馬的東海火海太子……難怪上世紀80年代,有日本學者考證孫悟空生在泉州。今年10月末,吳承恩故鄉記者還組成採訪團來泉州探秘西遊往事。
近日,記者登東塔而上,逐層仰視浮雕,並近眺西塔與西街。
東塔第二層,亦有唐三藏與猴行者,倆人「同框」。
但見此幅浮雕上,唐僧形象高大,左手執一串佛珠,猴行者在他的衣角邊,高不及腰,牽著他的衣袂,著裝上,乍看有點像央視連續劇中的「弼馬溫」。已故泉州學者王寒楓所著《泉州東西塔》,以「頭戴軟腳帕頭,身穿寬袖紗袍」來描述,並認為這和南宋時刊印的《大唐三藏取經詩話》中的猴行者「白衣秀士」形象吻合。近看浮雕,可清晰見猴行者的一臉猴相。讓人遺憾的是唐三藏的鼻子已遭損壞,而在1992年出版的《泉州東西塔》中,尚顯示是完整的。
《詩話》中的猴行者還是一隻比較不敢逾越規矩的猴子,研究西遊記的日本學者中野美代子在《西遊記的秘密》記錄,成為佚書的元代刊本就已現「大鬧天宮」的「潑猴」形態了。她還認為,泉州東西塔浮雕與《詩話》較為相似的是,這時候唐僧的隨行者還沒有豬八戒。
東塔第四層,可見觀音浮雕,展現的是善財童子遇見手持淨瓶的觀音,請求聽說佛法的情景。

惜地藏菩薩 浮雕面容已失
東塔第四層,地藏菩薩面容已失去。這和上世紀90年代版的《泉州東西塔》裡刊載的圖案是一樣的,證明很早就損毀了。
在地藏菩薩身邊有一隻諦聽。
諦聽乃地藏菩薩經案下伏著的通靈神獸。可以通過聽來辨認世間萬物,尤其善於聽人的心,在《西遊記》第五十八回中有詳述諦聽辨別真假美猴王的故事。
悟空和六耳獼猴去找地藏菩薩辨真假的時候,被他的坐騎「諦聽」分辨出來了。
六耳獼猴化為孫悟空,諸天人眾不能辨別,二人打至陰間地府,十大閻王也不能分辨。地藏菩薩道:「且住!且住!等我著諦聽與你聽個真假。」
諦聽於森羅庭院之中,俯伏在地。須臾識破,對地藏道:「怪名雖有,但不可當面說破,又不能助力擒他。」
為何諦聽不說出真相呢,原因有二,一是「當面說出,恐妖精惡發,騷擾寶殿,致令陰府不安。」二是「妖精神通,與孫大聖無二。幽冥之神,能有多少法力,故此不能擒拿。」
地藏道:「似這般怎生祛除?」諦聽言:「佛法無邊。」由此可知,諦聽之折獄能力。
諦聽又名善聽,集群獸之像於一身,聚眾物之優容為一體,有虎頭、獨角、犬耳、龍身、獅尾、麒麟足。(朱彩雲 文、圖)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ppy
Slep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