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 2 月 26th, 2021

【泉州专刊】文学名家看泉州

日前,《开放与守望——文学名家看泉州》散文集出版,收录2012年以来发表于各级报刊的名家笔下的泉州佳作53篇,通过名家独特的视角和如椽大笔展示了泉州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独特的魅力。

文学名家 结缘古城

「文章乃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当前,泉州正认真落实「一带一路」战略,积极推进「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先行区」的建设,凭借「文都」「海丝」文化重振雄风,备受青睐。近年来,吸引阿来、王巨才、陈应松、叶梅、邱华栋、关仁山、肖克凡、张楚、杨少衡、邵丽等一大批海内外文学名家纷纷走进泉州,以回顾历史和构建未来为主题,聚焦历史名人、历史事件、名胜古迹、风土人情、「海丝」遗存等,展现泉州文化底蕴、人文精神和浓郁的地方特色,并用独特的视角,或远景、或全景、或中景、或近景、或特写,捕捉泉州的镜头,呈现泉州历史与现代、传统与创新交织的多元文化,留下了诸多内容隽永、意蕴深远的宝贵篇章,并发表于国内权威报刊。
《开放与守望》由泉州市文联和泉州文学院编辑;泉州市知名作家戴冠青、郭培明、张明担任编委,将这些文学名家作品结集出书,以宣传泉州多元文化和人文精神,重新阐释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崭新内涵,从而引导本土与外部的关注、感知泉州的形象个性与优势,提升城市品牌知名度和美誉度,推动现代化泉州的建设与发展。

%e6%b3%89%e5%b7%9e%e6%96%87%e5%8c%962

文笔激扬 书写泉州

阿来《海与风的幅面》写道:十来年前,去过一次泉州。唯一的原因,就是从书上看到这座城市曾经的一个名字「刺桐」。字是中国字,词是中国词。但不知为什么,却觉得那是一个异国风味十足的名字……终于到达海边了,去寻访马可‧波罗出海处。立在泉州海边,退潮时分,夕阳西下,有长桥通往烟水迷茫处……恍然看见中国风的福船正在扬帆出海,看见阿拉伯风格的船正在靠岸,水手们正在徐徐地落下一面面风帆。
王巨才《开放与守望——闽行散记》感叹:时至今日,我们在泉州各地,仍能感受到世界几乎所有宗教和谐共处的融洽氛围。那些糅合中西文化符号的寺庙、教堂、塔桥、墓园和其他各式风格的建筑,无不记载着这个城市「华洋共处、主客同和」的昔日辉煌,彰显著福建人「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恢弘气度与化育能力。泉州被称为「世界宗教博物馆」,「多元文化展示中心」,「东亚文化之都」,乃是实至名归,当之无愧。
周晓枫《神的香火,人的烟火》中述说:不同于许多旅游目的地,寺庙与教堂是以某种证书的实物展品而存在的;泉州的众神,渗透世间万象。而且,神的居所如此平易,与人们毗邻而居,神就住在电器通讯、包裹汽车座椅、数码冲印、金银回收的店舖旁边,住在小客栈和志愿献血屋旁边,住在五谷杂粮加工点、肉粽汤包店、草药铺、食杂摊、茶叶馆、冷饮窗口旁边。神界的香火,和人世的烟火,一起袅袅,升腾。

潘向黎《泉州,泉州》:回泉州了。回故乡的感觉,首先是听觉的。耳朵灌进了久违的乡音,首先竟是微微的刺痛,像塞进了苍耳一类带有茸毛软刺的小球球,刺痛伴随着微痒,还有酥麻,继而,转为一种由弱而强的抚慰……听到乡音,才深切明白自己平时的身份或者说处境,原来是一个游子,在现在生活的城市,再怎么安居乐业,或者熬成也无风雨也无晴,终究是一个异乡人。是的,我在上海生活了三十多年,始终是一个异乡人。
戴小华(马来西亚)《拥抱多元文化的泉州》难忘泉州之旅:这一趟泉州之行,让我始料未及的是,不仅满足了我的口腹之欲,并且在参观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内所展示的内容后,我的精神和心灵竟然也得到了洗涤。海外交通史博物馆的外形宛如一艘远航归来、停靠港湾的双桅帆船矗立在东湖之畔。(记者陈智勇 文/图)%e4%b8%96%e7%95%8c%e8%af%ad

亚洲世界语大会在泉州举行

第八届亚洲世界语大会暨第五届国际世界语教师协会东亚研讨会近日在泉州开幕,主题为「网络时代世界语在亚洲合作中的作用」。来自日本、韩国、蒙古、越南、荷兰、冰岛等22个国家和地区的278名代表参会。
开幕式上,与会代表纷纷表示,各国的世界语者应该积极行动起来,发挥好各个世界语组织的作用,为区域间的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发展牵线搭桥,为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贡献力量;同时,要着力培养世界语接班人,壮大世界语传播者队伍,使世界语薪火相传,为世界语运动的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大会期间,与会代表将围绕世界语运动在亚洲的发展、网络时代世界语组织间的合作与交往、网络时代世界语教学的特点及发展机遇等展开研讨。
据悉,世界语是1887年由波兰医生柴门霍夫博士创立的以平等中立为目的的国际辅助语,在15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使用者。在「一带一路」沿线的65个国家和地区中,世界语组织活跃在其中的50个国家和地区。世界语自诞生之日起就天生具有跨地域、跨种族、跨宗教、跨意识形态的和平语言之特点,因此,在128年的发展历程中,世界语在文化交流、经贸往来和人类社会进步等方面作出了杰出贡献。

%e5%94%90%e4%b8%89%e8%97%8f%e8%88%87%e7%8c%b4%e8%a1%8c%e8%80%85
唐三藏与猴行者
东西塔,西游缘 东塔也有猴行者
%e6%9d%b1%e5%a1%94%e7%ac%ac%e4%ba%8c%e5%b1%a4
东塔第二层

萌版「猴行者」 紧挨唐三藏
明代吴承恩《西游记》未出炉,泉州开元寺东西塔上的南宋浮雕就已显现西游记人物。记者研究并印证,西塔第四层,汇集了宝相庄严的男相观音,光头大耳唐三藏,持大刀猴行者,以及幻化成取经龙马的东海火海太子……难怪上世纪80年代,有日本学者考证孙悟空生在泉州。今年10月末,吴承恩故乡记者还组成采访团来泉州探秘西游往事。
近日,记者登东塔而上,逐层仰视浮雕,并近眺西塔与西街。
东塔第二层,亦有唐三藏与猴行者,俩人「同框」。
但见此幅浮雕上,唐僧形象高大,左手执一串佛珠,猴行者在他的衣角边,高不及腰,牵着他的衣袂,着装上,乍看有点像央视连续剧中的「弼马温」。已故泉州学者王寒枫所著《泉州东西塔》,以「头戴软脚帕头,身穿宽袖纱袍」来描述,并认为这和南宋时刊印的《大唐三藏取经诗话》中的猴行者「白衣秀士」形象吻合。近看浮雕,可清晰见猴行者的一脸猴相。让人遗憾的是唐三藏的鼻子已遭损坏,而在1992年出版的《泉州东西塔》中,尚显示是完整的。
《诗话》中的猴行者还是一只比较不敢逾越规矩的猴子,研究西游记的日本学者中野美代子在《西游记的秘密》记录,成为佚书的元代刊本就已现「大闹天宫」的「泼猴」形态了。她还认为,泉州东西塔浮雕与《诗话》较为相似的是,这时候唐僧的随行者还没有猪八戒。
东塔第四层,可见观音浮雕,展现的是善财童子遇见手持净瓶的观音,请求听说佛法的情景。

惜地藏菩萨 浮雕面容已失
东塔第四层,地藏菩萨面容已失去。这和上世纪90年代版的《泉州东西塔》里刊载的图案是一样的,证明很早就损毁了。
在地藏菩萨身边有一只谛听。
谛听乃地藏菩萨经案下伏著的通灵神兽。可以通过听来辨认世间万物,尤其善于听人的心,在《西游记》第五十八回中有详述谛听辨别真假美猴王的故事。
悟空和六耳猕猴去找地藏菩萨辨真假的时候,被他的坐骑「谛听」分辨出来了。
六耳猕猴化为孙悟空,诸天人众不能辨别,二人打至阴间地府,十大阎王也不能分辨。地藏菩萨道:「且住!且住!等我著谛听与你听个真假。」
谛听于森罗庭院之中,俯伏在地。须臾识破,对地藏道:「怪名虽有,但不可当面说破,又不能助力擒他。」
为何谛听不说出真相呢,原因有二,一是「当面说出,恐妖精恶发,骚扰宝殿,致令阴府不安。」二是「妖精神通,与孙大圣无二。幽冥之神,能有多少法力,故此不能擒拿。」
地藏道:「似这般怎生祛除?」谛听言:「佛法无边。」由此可知,谛听之折狱能力。
谛听又名善听,集群兽之像于一身,聚众物之优容为一体,有虎头、独角、犬耳、龙身、狮尾、麒麟足。(朱彩云 文、图)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