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1 月 26th, 2020

【平潭專刊】寧靜小島述奇幻傳說

隨著城市快速發展,大廈傾覆又重建,帶有歷史印跡的建築、老街在城市中已然是鳳毛麟角。然而在嶼頭島,建築、民居、寺廟卻依舊古樸寧靜,猶如記錄海島歷史與生活的博物館,在朝代更迭中更添厚重與深邃質感。
歷史是一座城市的根,文化是一座城市的魂。透過這些百年古居、歷史悠久的寺廟,嶼頭島的發展脈絡清晰可見。這一期,我們就走進嶼頭島,細數嶼頭島那些不為人知的歷史與傳說。

後場村石頭厝村落
後場村石頭厝村落

起龍寺 歷經朝代更迭的人文古跡
「起龍寺,在嶼頭島中,祀天仙。」《平潭縣志‧祠祀志》中如是記載。「起龍寺」是嶼頭島最著名的人文古跡之一,關於「起龍寺」的故事,村民早已耳熟能詳。
據史料記載,「起龍寺」始建於北宋仁宗趙禎三年(即公元1025年),原名「五皇寺」,坐落於嶼頭後場村右畔,歷經宋、元、明至清代。清雍正11年(即公元1733年),由周紹龍、周正思父子及第後斥巨資遺址至玉瑤村西畔擴建,並更名為「起龍寺」。「起龍」二字暗指北宋仁宗趙禎皇帝,為避皇族大姓諱,故「趙」以「起」代之,而「龍」即「皇帝」之義,以示皇恩浩蕩。
周紹龍、周正思父子是平潭歷史上名聞遐邇的文才俊彥。周紹龍「少穎敏,以文學名」,清雍正元年(即1723年)中進士。其子周正峰(後更名周正思)於清雍正11年(即1733年)中進士。而在平潭歷史上,僅有六人及世登第,周氏父子便佔了兩人。
「這就是『起龍寺』的石匾了。」嶼頭鄉黨委副書記王向龍帶領我們來到嶼頭中心小學的教師宿舍樓下,指著過道門楣上方的石匾說道。只見石匾早已泛黃,「起龍寺」三個大字隱約可見,石匾兩旁附款「嘉慶己巳年孟冬吉旦立」。這裡,就是「起龍寺」的舊址。
「據史載,1950年起龍寺廢祀,1953年更辦小學,到了2003年毀寺改建為嶼頭中心小學。」同行的村裡老鄉賢介紹說,「實在是可惜了,當年起龍寺香火鼎盛,是宋代建築風格的建築群落,有殿、堂、院、樓、亭、閣、榭等十多幢,還有山門天隍殿、大雄寶殿、大悲殿、帝爺殿、藏經閣等,總面積8565平方米。如今也只有這一塊石匾記錄『起龍寺』真的存在。」
民國版《平潭縣志‧雜錄》中也載錄了「起龍寺」的傳說,頗為神幻。清乾隆乙卯,嶼頭島大饑,十三鄉竟日恆不舉火。有耆民林清,深夜獨坐,恍惚被人攝去。至一殿視之。即島中起龍寺也。入見一將軍坐殿上,貌魁偉,問:「爾爐下林某乎?」曰:「然。」「合島饑乎?」曰:「饑甚。」謂:「無妨,余已為乞糴矣。船到命爾分升斗,毋得有私!」遣歸驚醒。時月明如晝,扶帳出視,果見一船到橫漂至,滿載纍纍皆脫粟也。比即鳩眾運入寺。次日計口授糧,各鄉賴以濟。

居住在老房子裡的老奶奶
居住在老房子裡的老奶奶

東京墩 溯「帶魚冤案」始末
嶼頭島東京村,最為聞名遐邇的景點當屬厝梁礁。厝梁礁位於東京村前方一公里處海面上,宛若海上的「蓬萊仙境」,而與之緊鄰的,便是「碗礁一號」遺址。
遠遠望去,厝梁礁由兩塊巨石構成,分別高25米、20米。令人稱奇的是,這兩塊巨石均由數塊岩石堆疊而成,宛若積木一般。這兩塊巨石中間留出不大不小的縫隙,可容一人站立其間撐開雙臂,當地人又將這奇景稱為「一線天」。較矮的一塊巨石中部鏤空,形成了巨大的「拱形窗洞」,令人稱奇。
關於「厝梁礁」的傳說——「槍擔王」挑山石填海,早已成為嶼頭島人民津津樂道的神話故事。而如今矗立於東京村村頭的「東京墩」,則記錄了一段東京村的艱辛過往。
「公元1737年3月,清朝皇宮一品帶刀侍衛與三省巡按視察閩、浙、贛三地,途徑福建平潭嶼頭海域時乘船遇險,並不慎將尚方寶劍掉落在東京五礁。為找回寶劍,三省巡按動用了百名官吏進行大搜捕,轟動了閩清周邊數縣。此案也造成了東京村一名男丁死亡,十七名男丁充軍的冤情。」東京村的老鄉賢們聚在一起,向我們介紹道,「當時東京村受害者家屬向主審此案的官吏送上了一條帶魚,官吏得知之後,便疑惑說這麼大的一個案子,竟只送了區區一條帶魚來?後來,主審官的義女將帶魚烹飪後上桌,僅僅一條魚尾便裝了一個大臉盆。主審官便奇道,這條魚有多大?魚尾竟然能夠裝滿一個大臉盆,真是聞所未聞。義女便告訴主審官,這條帶魚重達36斤。主審官聽後沉思片刻,立刻意識到,這件案子必然有冤情,便將案子重新審過。」
「為了消災避邪,同年7月,全村36戶人家,歷時5個月,道夯築土墩,祈求天地庇佑東京村村泰民安。同時也告誡村民與人為善,以鄰為伴。」村裡的老鄉賢介紹說,「今年6月,我們還立碑緬懷,銘記先祖教訓。」
此外,嶼頭島東京村的「八馬墓」、樂嶼村的「媽祖廟遺址」、嶼南村的「今觀音」無一不彰顯著嶼頭島深厚的文化底蘊與虔誠的海島信仰。「嶼頭島不僅風景秀麗,擁有濱海風光,還有許多傳奇故事、民俗傳承與名人故居遺跡,我們希望以文化作為旅遊的底色,將嶼頭島建設成為平潭的『後花園』。」嶼頭鄉黨委副書記王向龍說。

東京村「厝梁礁」海蝕地貌景觀
東京村「厝梁礁」海蝕地貌景觀

龍汀山 充滿神秘色彩的「大龍」棲息地
龍汀山(即現在的黃官山,也叫萬管山)坐落於嶼頭島的嶼南村,山上綠樹蔥蘢,風景秀麗。站在高處眺望,即可見不遠處的「羊角底」天然澳口。在太陽的照射下,海水越發顯得波光粼粼,不時有成群的白鷺紛飛而起。綠樹、藍天、碧海、白鷺,宛若一幅天然山水畫卷。
在嶼南村村民的眼中,龍汀山極具神秘色彩。在村中,嶼南村村支部書記王訓泉以及村中鄉賢向我們講述了龍汀山的傳奇故事。「嶼南村西側有一個廣袤的天然澳口『羊角底』,村子東側有百畝田園,南邊是延綿的沙灘,西邊就是高聳的龍汀山。『羊角底』港口朝北,潮起是一片蔚藍色的海水,潮落是寬平的海灘平地,也是颱風來臨時各船舶的拋錨之地,十分安全,因此一到颱風來臨便聚集很多船隻。」王訓泉說,「根據村裡人代代相傳,據說後來有一批莆田籍船隻在轄區進行捕魚生產時遇到颱風,船隻便來到此澳拋錨避風。但奇怪的是,此次來此拋錨避風的船隻竟被大風刮得所剩無幾,對漁民的生命財產造成了極大傷害。老一輩的人說,可能是漁民在此犯了忌,驚動了澳口旁邊的一條大龍,大龍把龍尾一擺,翻了個身,於是才刮起了大風大浪,造成此次事件。」
「而當時莆田籍漁民猜測,此處應該是有不尋常之物在作怪,於是他們聘請了地理風水師來此處探測。經過無數次的巡查暗訪,最終找到了在此處藏身的大龍作怪。莆田籍漁民就用兩條大鐵釘,分別釘在大龍的龍眼與龍尾之上,大龍翻身不得。由於龍眼被鐵釘釘上,大龍眼睛流了三天三夜的血,漸漸地居然變成了甘甜又清涼的『龍目水』。」老鄉賢補充說。
「說來十分神奇,不管持續多久的乾旱季節,『龍目水』總是斷斷續續地水流出來。」王訓泉說,「遇到炎熱的天氣,附近的村民口乾難耐,都到此處喝上又清涼又甘甜的『龍目水』,而『龍目水』還是不分晝夜地流淌。」王訓泉說。_mak1428

年逾百年的大榕樹盤根錯節
年逾百年的大榕樹盤根錯節

前往龍汀山的小路曲折難行,兩旁長滿了及膝高的雜草,一眼望去,猶如一片天然草原。老鄉賢輕車熟路,不多時的功夫,便停下來並指著一處被綠樹掩映的地方,說:「到啦,這就是『龍眼』和『龍尾』。」
此處人跡罕至,「龍尾」早已被雜草所覆蓋。我們小心地撥開雜亂的樹枝雜草,只見一巨大的石塊出現在我們眼前,形狀頗像龍的尾部。「這個故事在村中代代相傳。但如果沒有熟悉的人帶路,村裡的年輕人只怕也找不到呢。」帶路的老鄉賢說。
此處不僅有「大龍」藏身,還有「仙人」留下的腳印。「據傳是天上仙人趕往仙界赴宴時,從長樂路過此地,一腳踏在長樂界,一腳踏在此處,留下了明顯的腳印,所以我們便稱為『仙人印』。」同行的老鄉賢介紹道。
這些傳說的真實性已然無從考證,但這些靈異奇幻的故事,無疑為嶼南村的龍汀山增添了幾分神秘色彩。
記者 蔡小霞/文 念望舒/攝